这里是熊✧*。٩(ˊωˋ*)و✧*。

*高亮* 不回复私信 因为没有下载lofapp

会写点东西 随机掉落同人或随笔
喜欢和每位评论的小可爱讲话!
欢迎戳到我主页的小可爱来找我玩♡

好好

#配着周深的好好写的,可以看的时候一起听听?


波特,你总是能从各个角落出现,有的时候你喊,除你武器!我手上的牙杯牙刷全掉啦,嘴里的泡沫也溅在陶瓷洗手台上。若是你哪天不开心,调皮一点,还会放个清泉如水喷我一脸。又或者,你在我优雅地持起刀叉时,用悬浮咒把我精心烤制的肋排给搞到半空。说真的,看酱汁一点点滴下,没有任何美感。你用阿拉霍洞开,看似贴心地帮我先把门打开,结果冬天冷风吹了我满身萧瑟,而夏日热浪又让我萌生退意。工作时你会有点安静,也许是你不喜欢太多人在的场合。下班后你几乎闹得不可开交。你把我珍藏的金探子扔给我,靠在门把边的扫帚不安地舞动,我就知道完了,又要开始什么愚蠢的魁地奇了。不过――我选了右边那把,左边那把跟着被你提起,我们在伦敦的上空开始我们的游戏。也许我赢,但更多的时间里我总是输。我吻了吻金色飞贼,它在我手心舒展开翅膀飞起来,那哈利·波特那行字在街灯下暧昧不清。我看不见你,尽管你一直在我身边,我先是尝试飞来咒,在空房间里喊波特飞来很蠢。不起效果我改用人类的笨方法――用面粉在你恶作剧时往你倒去,没有。清理一新,但这是你做的。到底是这个笨方法没用,哦算了,马尔福怎么能相信人类的愚蠢方法!波特,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!我夜里睡去,这是我一天中唯一见不到你的时刻,它安静,独属于我,呼吸绵长又安稳,是没有奇迹的时刻。


*本意是回忆的时刻最喧嚣,不知道有没有写出来这种感觉,实际上那些魔咒都是draco自己喊的,只有在他睡着的时候才会没有什么事情发生。对他来说,那些偶然喊出的魔咒,就是奇迹。奇迹男孩奇迹般的出现了,并恶搞了他一番!如果你能感受并理解那就太好了,谢谢阅读到这里的你。



 
 

关于玛格丽特

#昨天在书店里匆匆看了一点《玛格丽特小镇》随便写了点东西


她在描述一个地方,那里的草是鲜红色的,月亮是碧色的,住宅的屋顶各种颜色都有,远远从云端往下望,像是一大块浓烈的波西米亚风格挂毯。她慢慢叙述,我却意识到,玛格丽特是个人名,她仍在讲,尾音有点怜爱的味道。人们通常称她为玛吉,如果我从旧火车站打出租,司机问我去哪儿,我喊玛格丽特,他肯定摸不着头脑,松松垮垮搭在方向盘的手开始绕着杆跳手指舞,在等我的反应。我知错似的说,对,玛吉!司机这才朝我会心一笑,一脚油门开出老远。玛吉,在夜晚是最美的。讲述人从她的回忆抬头,眼神闪烁发亮,你应该在梦里见过或者别的地方你见过玛吉的夜景。她的胴体横卧在两座小镇中间,流动的水流勾勒着她曼妙而紧致的身材,在绿色月光照耀下温柔极了。星光飘在河上,落在彩色屋顶上,把鲜红色的草染上俏皮又流行的波点花纹。行人走得缓慢,打着哈欠朝咖啡馆,书店,兔子洞方向前进,没人知道他们究竟是在梦游,还是清醒。这时,佣人敲门,她低头,把脸埋在刚端上来的咖啡上,很久都没在讲话。我一杯咖啡快见底,底下融化大半的方糖露出圆润的一头,她说,玛格丽特也很喜欢喝加了方糖的咖啡,最好是三块。

 
1 
 

*被和泉兄弟bot连投稿刺激……激情写小作文(x)希望欧欧西不会太严重。

*世人都不该只看和泉兄弟表面的欢喜



和泉一织不敢看。


他每次上学前如果遇见哥哥,总是会下意识地低下头,轻抿嘴唇怕呼喊出声。哥哥――很多时候和泉三月早上醒来时眼睛是发红发痒的,就像一织之前收集的兔子贴纸。他会揉着眼睛出来,打着哈欠遮掩一下又掉出的眼泪。但更多时候和泉一织见到的是哥哥带着随身听,去后院练习舞蹈。他曾经偷看过,有点蹩脚的舞蹈,跟节奏也有些凌乱。哥哥总是跳到最后累得满头大汗,却仍有力气喊一声可恶。一织想,那些人真的太可恶了。根本看不清哥哥的优秀之处。要是我去制作宣传哥哥……


和泉一织他不敢听。


他曾提过。收到的答案从一开始都只有拒绝。他想不明白哥哥为什么这么倔强,为什么呢?之后他们的关系一度没法用巧克力酱弥补粘合。他听过父母坐在隔间同哥哥细声软语,和泉一织多想坐在一旁,成为安慰哥哥的一份力量。可他没有。如果深夜醒来去上洗手间,一织会小心翼翼地来到门前。因为他不知道会不会遇见哥哥,和他压抑痛苦的哭声。他撞见过,他心痛起来……这是他一直笑着的哥哥啊。如太阳般温暖热烈的哥哥。


和泉一织不敢想。


他是多么想要有人能看清楚哥哥的闪光点啊。――热烈,正能量,努力,不服输,可爱。哦,把可爱去掉。他对哥哥的事愈发上心,哪怕遭到拒绝,哪怕一次次的争吵让使得几欲破碎的兄弟情雪上加霜。一织想不通,为什么这个人这么固执。他甚至对和泉三月拥有感情这件事埋怨起来。不――脑子很快把这个想法一脚踢走。如果哥哥没有感情的话,我就可以完美地包装推销哥哥了……让他成为顶尖的偶像……真的太糟糕了。不论是这个想法还是自己。当他再度看着哥哥眼中明晃晃的光时他如是想。


 
 

*重返19次人生真好看 看到开头一点就忍不住写点什么来抒发我快冲到嗓子眼的激动 真好啊 我爱你 当我再次见到你年轻容貌 我竟无法述说爱情故事 




老天……他看起来好英俊。我怎么可以不对他动心,在我们第一次见面时。我回忆依存在他臂弯的温度,脸都红透了。对,还有亲吻,好像一群蝴蝶争先恐后闪着翅膀飞过,扰得我睁眼数他纤长的睫毛。艾德,我怎么可以不对你动心。T恤下的每寸肌肉我都在做爱时数落过吻过千万遍,我徘徊于你耳垂后,使劲嗅你残留甚少的蜜瓜香波味道。该死,艾德,你真年轻。初恋同往日时光冲上头,我快站不住脚了。我只能递上我那颤抖的手任由你握住,用那该死的热度裹住我的全部。我朝你说着,柔伊·摩根,很高兴认识你。却没法告诉你我在以后时光多么爱你。

 
 

*即兴片段 欧欧西严重

*世人都该品品和泉兄弟爱多么甜蜜


夏日蝉声恼人,一织去上课了,常客有事没事会询问他去哪儿,三月迎客笑如烈阳。这太热闹了,咖啡袅袅升起的勾人白烟,连蛋糕也在抱怨被人从冷藏柜中拽出,它们都快化完了。哥哥――甜甜的声音,哦不,这样描述一织是会生气的。三月弯下腰,大人模样地揉揉弟弟的头发。在学校过得开心吗?一般。小个子揪紧他的兔子书包带,嘟着嘴巴。那给你做你最喜欢吃的松饼好不好?要……要小熊。请把松饼做成小熊的样子。三月一一答应下,手上动作也没停。没过一会儿,热气腾腾的松松软软的松饼就上桌了,三月有意识地多挤了一些巧克力酱。甜蜜总是让人愉悦,哪怕他的弟弟不说。

 
 

*即兴片段 欧欧西严重


*有万纺成分 




当大神万理第六次走神时,他被叫到了社长办公室。眯眯眼社长笑着,皱纹清晰可见。他问为什么文件影印错了这么多份,大神万理只是不停道歉,鞠了一个超标准的躬,直接消失在办公桌椅前。想到他了?大神躬着顿在那儿,整个身子像是几欲离弦的箭矢,如果调皮往上一敲脊柱,得是闷又绷紧的响。是。他眼神清明,对着社长却也是没脾气,仿佛伤口被人肆意揭开是一点也不痛的事。re:vale很棒。坐在黑色皮质旋转椅上的男人只轻飘飘地赞美了一句。大神的肩膀沉了沉,有什么东西压着他吗?今天再犯错就拿不到奖金了哦,去工作吧。到此为止,社长的训话结束了。大神打开门,正碰上手举在半空中的小鸟游纺。啊!大神君好。纺一下子就藏起她的左手,有什么塑料袋被捏紧的声音。你好啊,纺。大神让出道儿。嗯……面前女孩露出有点为难的表情,她空落落的右手伸出来,揪住了大神的衣角。――大神君。纺用的仍是敬称。你来一下。好的。大神有点困惑地合上门,跟着纺来到练习室。有点黑,她没开灯。!!突然被人塞了什么东西。大神君……大神君,我。女孩磕磕绊绊的,塑料袋的声音未免也太吵了吧。我……喜欢你!大神拒绝的手腾的一下停住,被硬塞的东西掉到地上,啪嗒――目前最响的声音。纺……对方开口也是沉默。大神捡起掉落的东西,他郑重地道谢了。谢谢你,纺。不客气……鼻音有些重的女声急促地回答他,一闪而过。纺逃走了。




打开灯,手里那个原来是――手作巧克力啊。



 
4 
 

恋爱几回

我同她恋爱过几回。


第一次夜里有酒,我们刚毕业,星星同棚内吊着的一盏白炽灯那样亮。她的短裙遮不住翘屁股,唇边的啤酒沫一直勾引着我,我顺从兽性紧紧跟随了上去。后来她去外地,我留在这儿。当时我坚定认为一场恋爱稍纵即逝。


后来我去旅游,她约我碰面于一个故作高雅的酒吧。利落短发在啜酒时浸入其中,包臀裙裹住了她,但这相贴时滚烫的热度让我恐慌起来,深怕有东西将会爆炸。等出来夜里风凉,脑子恍然大悟,我是爱着她的。


结婚后期。我同妻子吵架,她摔了一个我从古董市场淘来的花瓶。该死,我气得夺门而出。撞见了她――我同苦苦哀求的爱情撞了满怀。我望着她(她事后说是像小狗惹人怜爱的眼神)猛吻她嘴唇,吸出她所有的津液。太痒了,纱裙粗糙的质感让我呻吟出声。我们在恋爱的第三回上了床。


再呢。某个清晨我醒过来,抱膝痛哭。没过了一会儿,我慌张下床拿了座机和药回到床上。我一边旋转拨号,一边倒出成堆的白色药丸。电话通了,我开始喘气,叫唤,吞咽与流水声。我听见她说,我爱你。先生,我曾爱过你。我爱你,先生……


我在我爱你的时候死亡。

我曾爱过你……


 
1 
 
1